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研究 >

历史新变革新方位是理论创新的逻辑起点

2018-01-15 22:16 [研究] 来源于:
导读:内容摘要: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从理论和实践结合上系统回答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重大时代课题,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重大理论创新成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中国哲学社会

内容摘要: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从理论和实践结合上系统回答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重大时代课题,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重大理论创新成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如何推进理论创新,让理论跟上时代?这是理解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创造性地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飞跃的立论基础。习近平总书记很形象地指出:我们不仅要让世界知道“舌尖上的中国”,还要让世界知道“学术中的中国”“理论中的中国”“哲学社会科学中的中国”,让世界知道“发展中的中国”“开放中的中国”“为人类文明作贡献的中国”,明确提出了构建中国理论的紧迫性。

关键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习近平;哲学社会科学;韩庆祥;发展;中的中国;进入;理论创新;马克思主义;话语

作者简介:

  “时代是思想之母,实践是理论之源”。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从理论和实践结合上系统回答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重大时代课题,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重大理论创新成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如何推进理论创新,让理论跟上时代?在武汉大学近期举办的与哲学相关的专家论坛上,湖北日报记者采访了中央党校校委委员,副教育长兼科研部主任、一级教授韩庆祥。

  ■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提出,体现了我们的主观自觉、理性自觉,就是要力图超越西方现代化的模式,从我们自己的现实逻辑中内生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自主性、独立性、主体性。

  ■马克思的哲学发展历程对我们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是有启示的,那就是首先要大量读经典文本,这是看家本领;第二个阶段我们比较缺乏,就是反思自身、反思现实逻辑和中国问题;第三个阶段是构建我们自己的理论。

  来自历史新变革的理论创新

  记者:这个论坛的主题是“哲学在当代中国的创新性发展”,十九大报告中也特别提到“实践没有止境,理论创新也没有止境”。那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哲学社会科学创新性发展的方向在哪里?

  韩庆祥:马克思开辟的哲学道路是面向人的生活世界。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说:我们仅仅知道一门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学。这个观点意味着,谈哲学社会科学首先要从历史谈起。包括今天我们谈哲学社会科学的创新性发展,也要从历史谈起。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逻辑起点。

  十八大以来的这段历史,是我们今天谈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发展的逻辑起点。五年来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取得了历史性成就,发生了历史性变革。这个历史性变革是从生产力到生产关系、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从国内到国际,全方位地展开了。在生产力上,由“要素驱动”“投资规模驱动”走向更加注重“创新驱动”;在生产关系上,由“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走向更加注重“共同富裕”“使全体人民共享发展成果”;在国家权力运作方式上,由“国家主导”走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更加注重“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在意识形态上,由注重打破“思想僵化”走向也注重解决“思想分化”“凝聚共识”;在社会发展水平上,由注重重点突破非均衡发展走向更加注重全面协调发展;在对外开放和国际战略上,由“回应挑战”走向更加“积极参与全球治理、合作共赢、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这些历史新变革,从哲学上来讲可概括为整体转型升级。整体转型升级意味着五年来历史性成就是全方位的、开创性的,历史性变革是深层次的、根本性的,所以它必然产生可以载入史册的“历史性影响”。这种历史性影响,就是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

  历史新方位是理论创新的立论基础

  记者:恩格斯说过:“每一个时代的理论思维,从而我们时代的理论思维,都是一种历史的产物,它在不同的时代具有完全不同的形式,同时具有完全不同的内容。”我们知道,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的创新理论都聚焦于回答时代课题,您如何看待和理解今天的理论创新与时代课题之间的关系?

  韩庆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自己时代精神的精华”,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历史性实践中生成的,具有典型的内生性特质和鲜明的时代色彩。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本质上是关于我国发展起来使大国成为强国即实现强起来的理论。这是理解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创造性地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飞跃的立论基础。

  记者: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于时代课题的回答,对我们今天哲学社会科学创新的启示是什么?

  韩庆祥:最重要的是要把历史新方位作为是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发展的立论基础和哲学方法。可以从标志和目标来理解这个历史新方位。

  从标志上看,第一个标志是从中华民族这个主体来谈,实现了从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飞跃,站在了实现“强起来”的新的历史起点上。第二个标志是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主体来谈,社会主义从低潮转向进入迎来高潮的阶段,我们站在迎来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潮的新起点上。第三个标志是以现代化这个主体来谈,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提出,体现了我们的主观自觉、理性自觉,就是要力图超越西方现代化的模式,从我们自己的现实逻辑中内生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自主性、独立性、主体性,也就是说我们站在了现代化具有中国主体性的新的历史起点上。

  这三个标志,是今天哲学社会科学创新的出发点。出发了还需要明确往哪里走,要理解历史新方位还要明确目标。可以从五个方面来梳理,一是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二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三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四是实现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让全体中国人民共同富裕起来;五是让中国在世界上强大起来。

  构建新时代的中国话语

  记者:“历史表明,社会大变革的时代,一定是哲学社会科学大发展的时代。”十九大报告强调,世界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中国也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我们必须在理论上跟上时代”。面对“跟上时代”的要求,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的使命和担当是什么?

  韩庆祥:还是首先从马克思讲起,向马克思学习。马克思哲学的研究历程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一是研读经典文本,二是清算自己的哲学信仰,三是构建自己的理论,如《共产党宣言》《资本论》等等。马克思的哲学发展历程对我们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是有启示的,那就是首先要大量读经典文本,这是看家本领;第二个阶段我们比较缺乏,就是反思自身、反思现实逻辑和中国问题;第三个阶段是构建我们自己的理论。

  我们应当充分认识到三点:一是从需求方来讲。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强调指出,“这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能够产生理论的时代,这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表明我们现在的理论需求很强劲。二是从供给上来说。我们的理论供给还明显不足,在有的领域中,马克思主义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研究存在“肌无力”等等现象,哲学社会科学在学术命题、学术思想、学术标准、学术话语上的能力和水平,同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还不太相称,也就是说我们的理论研究还达不到时代所要求的水平,达不到反映当代中国发展的现实逻辑进而构建中国理论的水平。三是要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习近平总书记很形象地指出:我们不仅要让世界知道“舌尖上的中国”,还要让世界知道“学术中的中国”“理论中的中国”“哲学社会科学中的中国”,让世界知道“发展中的中国”“开放中的中国”“为人类文明作贡献的中国”,明确提出了构建中国理论的紧迫性。

  记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构建“理论中的中国”应从哪些方面契合这样的时代需求?

  韩庆祥:构建新时代中国理论是我们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的使命担当。

  怎样破解世界矛盾和难题?如何寻求世界发展的再生之路?习近平总书记站在我国发展起来以后且实现“强起来”这一历史方位和历史起点上,提出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第一强调世界多样,这是世界观;第二强调国家平等,这是国家观;第三强调文明互鉴,这是文明观;第四强调包容发展,这是发展观;第五强调互利普惠,这是义利观。显然,这一思想为解决人类社会发展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中国方案。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着力在话语体系上构建“理论中的中国”,对内提升马克思主义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对外提升中国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和话语能力。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集中体现在强调研究中国道路,强调中国道路、理论、制度、文化的政治意蕴,坚持科学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打造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建构中国理论,突出共识表达,争取制度性话语权。我们应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基础,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为源泉,打造出融通中外且具有原创性、标识性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提升出中国的核心理论。

记者 李琼 艾丹

推荐文章